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阿里CTO王坚清华演讲:国内互联网还没机会谈上

来源:西安在线_西安生活资讯编辑:admin2019-04-06 18:17点击:

【TechWeb报道】12月6日消息,阿里巴巴CTO王坚带着他的新书《在线》做客清华大学,在现场王坚分享了自己对于互联网的一些感悟。他表示,在国内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还没有机会谈上半场、下半场的事情,但是,当前中国互联网的天变了。

王坚讲到,阿里最开始做互联网的时候,在中国大家以为是骗子。你跟他们讲阿里的东西放在网上美国人也能看到,在那个时候证明这句话比到火星上还要难。当时为了说服客户,我们都要请在美国的同事把网站打印出来,快递到中国。

现在,互联网已经变成基础设施,可要拥抱基础设施是一件很困的事情,谁先搞了这件事谁就有很大的优势。所以我说天变了,在中国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是老头老太太都会去拥抱互联网,在美国是做不到的。对互联网的信任我觉得中国是全世界最高的。

王坚认为,过去我们说的互联网行业的标准是,如果一家公司他能看到他用户每一个鼠标点击的话他就可以称作互联网公司,如果看不到他就不是。而现在,互联网行业看得更多的一个鼠标点击所产生的数据。

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这一变化会把计算机系变成计算科学系,还会依靠数据让大家对以前不知道的事情一路了然,王坚介绍说,现在正是从移动互联网向万物互联网变革的转折时期,未来还会带来哪些碰撞和变革,都值得我们去思考。

至于在线对互联网时代的影响和意义。他说道如果将互联网比作电的话,现在全世界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加起来做的事就是发明了灯泡,而世界是在灯泡以后才发生了更大的变化,所以现在最美好的世界还没有到来,这也是在线世界对我们最大的吸引力。这是一个被我们重构的世界,在线则释放了很多限制,给了新世界更大的空间。

据了解,目前王坚的新书《在线》已正式登陆掌阅App。至于为何选择掌阅作为唯一的线上首发平台,王坚给出的解释是专注,他认为市面上作阅读的APP有很多,但一定要专注才可以。

据悉,掌阅与YunOS此前已经存在合作,掌阅为YunOS深度定制阅读产品。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贾生亭告诉TechWeb,YunOS平台上的用户阅读时长比掌阅官网阅读时长大约增长了40%,转化率提高了45%左右。

此外,用户属性也进行了拓展,原来数字阅读用户会受硬件设备,或者受经济发展程度限制,大部分是在一二三线城市,YunOS使用户拓展到三四线,或者县级城市、乡镇、村里面的区域;用户年龄也由18-35岁之间,逐渐向两头的年龄层拓展。(周小白)

以下为王坚博士演讲全文:

王坚:很长时间没到清华来了,我经常拿清华调侃,大概七八年以前,在美国开一个研讨会,当时有人问我中国和美国差距有多大。我就拿清华调侃了,按清华教授来讲,中国和美国的差距至少有两个可以比。一个是就差三个月,一个差三十年。三个月什么概念?就好比MIT的教授做出来一个研究,清华的学生三个月内就能做出来。但同样的,如果MIT教授不做这个事情,清华的教授三十年也不会做这个研究。其实讲这个事情和今天的背景有关系,今天中国人对互联网的拥抱和其他国家不一样的地方,我觉得中国人过去也可以到海边去,但中国人从来没有想过出海。大航海时代,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就想着出海了,变成了基础设施,就产生了新的大陆。其实互联网就是一片大海,但是今天大部分人,就像海军在你家边上,从来没想着一条船出去。今天的感受只有中国人会是第一个出海的。

互联网到今天根本还没有机会谈上半场、下半场的事情,用我自己的话来讲,也是我书里提到的,如果把互联网比作电的话,今天全世界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加起来,包括阿里巴巴在内,所有的公司加起来,只完成了电力革命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发明了灯泡,世界都是在灯泡以后发生了更大的变化。所以最美好的世界还没有到来,这也是为什么这件事情是有意思的地方。

第二件事情,也蛮有意思的。基础设施变化会改变世界非常多。大家知道信用卡上的号码是凸出来的,为什么是凸出来的大家知不知道?是因为信用卡第一天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没有今天的网络,也没有今天的电话线,那个时候你的信用卡不是今天我们刷卡,真的是刷卡,有一个机器,把卡放在复写纸上,拉一拉,因为号码凸出来,可以留在商户的复写纸上。所以那个时候信用卡是不在线的,你如果信用卡被盗的话,你告诉信用卡公司,信用卡公司把号印出来,发到每一个酒店,酒店刷一次卡之后把号码再和本子查一查是不是被盗的卡,来决定这笔交易成不成,不是今天POS机刷一下。所以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即使这样,到今天为止信用卡本质没有改变,它很方便,不用纸了,也不用本子了,在POS机上刷一下就可以完成交易了,但因为它是一个渐进式的东西,它想从过去纸上的世界在线进,走了一半,要革自己的命革不动,给了我们一次机会,出现一个东西叫支付宝。

我经常会讲今天包括你们,包括你们的父母在内,你们是没有信用卡的吧,有信用卡的举手看看,其实你手里拿的是借记卡。在美国有段时间有的银行为了争夺这个业务,他故意在借记卡上打一个标签,他要装成信用卡,过一段时间以后商户,包括沃尔玛,他会让你刷卡的时候声明一下,你这到底是信用卡还是借记卡,不是打个标就是信用卡,但我们今天真的是拿了一个打标的借记卡。意味着在完成过程当中,就是用了在线的方法去改进它过去离线的事情,中国人从来没有享受过信用卡,美国人享受到了。今天有多少人拿出手机付钱呢?比刚才的信用卡多多了。你今天让一个美国人拿出手机付钱,他害怕的心情就像我们今天拿信用卡的心情是一样的。银行战战兢兢,所以他不发一张信用卡,而是借记卡,我们跳过了信用卡时代,到了你可以拿手机付钱,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进步。

有一点读计算机的人要感谢心理学,全世界第一个计算机学位的博士招生的资格是一个搞心理学的搞出来的,倒过来看,计算机系叫错的地方和我们这本书第二个地方有关,真的是计算科学系,不是计算机科学系。这也是反映出其实我们的认识在变化,当时大家觉得做台机器出来了不起,就像早年做望远镜了不起,没有望远镜就没有天文学,没有计算机也不会有计算机科学,回过头来讲,你明白这件事情,机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计算变得重要的地方,这也是在线社会要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计算变得非常重要。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