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了我,作文600字包水饺机器

  

  那就是人间最美好的感情,最无私的爱——母爱! 母爱的灯像那座引渡海船长明的...顿时一股暖流温暖我的心,包水饺机器冲淡黑夜里的恐惧。母爱如歌,唱出了生活的美好,唱走了我心中的苦闷,唱开了花朵,唱散了乌云,唱出了太阳,唱遍了人间的至爱真情。 母爱如歌,永远也唱不够,唱不完! 母爱如歌,我愿用我的一生用心聆听! 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1):我爱我的妈妈,爱她的“唠叨”,因为有了她的唠叨,我才能改掉一些坏习惯。我爱妈妈,爱她的细心, 因为有了她的细心,我才能不出错。我爱我的妈妈,我爱她的一切。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2):那次母亲节我和妈妈都非常开心,我们的感情也更深了,那次母亲节过的可真有意义呀!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3):母爱是开起知识大门的一把钥匙,母爱是夜晚船上的航标灯,母爱是回荡在夜空里的那道首歌谣,母爱是我们心中的一泓清泉。母亲给我们的那份爱,就像是一个耀眼的太阳,永远散发着无比的光芒,我爱您,妈妈!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4):母爱,它能在我黑暗的时候变成一盏永不熄灭的灯;母爱,它还能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为我指明道路……总而言之,母爱是伟大的。 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5):母爱是一杯陈年美酒,是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书,是生活永恒的主题。妈妈,您就是我的天空。是您用双手撑起了我的一片蔚蓝天空,我想说:没有您的身躯为我遮风避雨,今天的我就不会站在这里。妈妈,您幸福,我快乐,为您付出再多我也值得。等您老了,我就是您的依靠,也是您撑出一片蔚蓝的天空。妈妈我爱你!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6):母亲节,这不仅仅是一个节日。它唤起的是小草对大地的回报,是花儿对雨露的回报,是我们对母亲的回报。所以,请停下手中的工作,去亲吻母亲的脸颊吧。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见过上帝,但却无一例外地拥有上帝所派的天使——爱我们的母亲。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7):母亲!你是一本永远写不完的日记,你是一曲永远歌颂不完的诗歌,你是一粒永远熄不灭的火种, 你是人类灵魂的缔造师。母亲,节日快乐!母爱作文开头结尾示例(8):换句老话说,我们身边不缺少爱,不缺少幸福,缺少的是发现爱与幸福的眼睛,缺少的是一份感恩的心。 你在这里随便找点吧

  深秋,露寒风冷,寒蝉凄彻,北风肆无忌惮地摇撼着老树,在光秃秃的树梢上怪叫,地上枯黄的落叶,被风卷起,在空中打着旋儿,刚落下又被卷起…… 人的脸上尽是寒意。 我和妈妈走在清静的街上。天很冷,即使穿着厚厚的毛衣,北风依然从毛衣的小孔里钻进来,直逼人心。看着一片被风卷过身旁的落叶,我不由地想:又是一个难熬的冬天! 这时,远远地出现一个单薄的背影,孤清地坐在地上。 和着寒风,我们快步走上前去,那背影渐渐清晰…… 那是个乞丐。她约摸30来岁,眉间脸上却满布着岁月的沧桑。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寒风中微微颤抖。 又一阵风吹过,她把怀中的婴儿搂紧了些。那大概是她的儿子吧,用两张被子裹着,偎依在他母亲的怀里。或许说,是母亲偎依在他身上,她紧紧地靠着孩子,搂得很紧,恨不得把自己的体温分给孩子一半,却忘却了自己依然坐在这冰冷剌骨的地上,自己还在颤抖…… 这时,又一阵北风带着落叶从我们身旁呼啸而过,简至草佛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异常凄厉猛烈。 她打了个寒颤。但是,只见她把孩子用被子又裹紧了些,然后,没有半点犹豫地脱下自己的一件外衣,轻轻地盖在孩子的身上。 她的身子如晚秋之叶,抖得厉害,但眼间却是能驱逐寒冷的温暖,她注视着孩子熟睡的脸,脸上浮现出暖暖的微笑,眼底是无限的怜爱,无限温暖流…… 她抱紧孩子,从地上站起,步步走远了……只是那怀里的孩子还在睡,仿佛全然不知他面临的困境,还是他也明白,他永远也不会寒冷,因为无论有多大的风,他母亲也能替他遮挡,留给他的,只有温暖。 寒风阵阵,突然一件衣服搭在我身上,一阵温暖。回过头来,只看到妈妈一脸温暖……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给你写一篇,但是看在我这么有心的份上,给个采纳吧,O(∩_∩)O~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部咚咚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夹杂着妈妈急促的声音,该起床了,快点醒醒。我懒懒的又一次回应着,睁眼看到外面依然黛黑的天色,闭上眼继续睡。不是我不愿起床,只是昨晚睡得太晚,天还未全明,不算迟。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猛地睁开眼,发现窗外分外明的天及枕边六点过半的闹钟,才意识到迟到了。洗漱完毕我冲妈发火:为什么不早喊我,这都要迟到了!妈妈站在一旁,只是递上外套。我喊你了,你不起床。以后晚上早睡会。快把衣服穿上,外面冷。把饭吃完快点去就行了,不晚。我火气暴涨,没说什么,拎起书包就骑车走了。

  路上的行人似乎都比昨天穿得厚了,北风呼呼的在我耳边吹过,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大意,没吃早饭,加上一肚子火,面临迟到的境地,让我加紧往学校赶。当我踏进教室,铃声刚响,包水饺机器还好,不算太晚。

  上午放学时我感觉更冷了,闻到食堂飘来的香味,勾起了我的食欲。我开始细细想着早晨的事,一点点的细数自己的错误,眼前浮现出妈妈为我做的点点滴滴:我深夜高烧,妈妈一夜未睡,吃药,量体温,她一丝不苟;晚上回家,不管她多累,也要等到我回来,温好牛奶;平日换洗的衣服,她一件不剩的洗好,一声不响的放回原处;我想要的杂志,她会按时带来,一次不差这所有的一切,让我对早晨的错误后悔不已。转眼已到家门口,门还是虚掩着,为了等我回来。我把自行车放好,走进客厅,餐桌上的饭菜仍然未动。回来了,还未等我开口,妈妈早已进来。妈,今天,今天天冷,下午上学时穿厚点,快来吃饭。我眼里似乎有些东西向要掉下来,这些细微的温暖,这些母亲的关怀,这些家庭的爱,细微的不显眼,却是穿插进了我生命里的每一刻,每一点。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在长大,母亲在衰老,她的容颜在柴米油盐里慢慢退色,她用她的青春和我交换,我得到了明媚与灿烂,她怀把的只是苍白,却甘之如饴。我在爱的怀抱中长大,在家庭温暖的提携中成长。我只愿我对爸妈的关爱能抵得上他们给的千分之一。

  展开全部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我的手生冻疮了,肿的像“高山”一样,成了“大红包”,好难受啊!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突然觉得手痒痒的,连忙抓起来,东抓抓,西抓抓,抓个不停。后来实在没办法,只得去楼下擦药膏,刚擦上时,丝丝凉意直入手心,顿时感觉清爽了许多,手也不痒了。可是,没过多长时间,手又痒起来,急得我不知所措。还有,在吃饭的时候,手也经常发痒,痒得手都转了起来。吃一口,转一下,吃一口,转一下……我这才明白,生冻疮不仅难过,而且还影响吃饭。

  爸爸看见了,马上来到我身边,用他的两只大手夹住我的一只小手,上下左右按了一次又一次,东南西北揉了一遍又一遍。有了爸爸的关心,我的手顿时不觉得痒了,安静地吃起饭来。吃了饭,爸爸又给我擦了药膏。告诉你,我爸爸也生了呢!而且生的比我还厉害。可为了我,他给自己擦的少,给我擦的多。每次,他都轻轻地把药膏擦在我手上,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满意地笑了。

  我感觉冷的时候,妈妈赶紧拿来热水袋,装好暖水,封好封口,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热水袋放在我的手心里,让我暖和。

  在他们的精心呵护下,我的“高山手”已成了“平地毯”,“大红包”又变得又白又嫩了。“看,好点了,好点了!”每当发现手有些好转了,我就会高兴地张开手指给爸妈看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部深秋,露寒风冷,寒蝉凄彻,北风肆无忌惮地摇撼着老树,在光秃秃的树梢上怪叫,地上枯黄的落叶,被风卷起,在空中打着旋儿,刚落下又被卷起…… 人的脸上尽是寒意。 我和妈妈走在清静的街上。天很冷,即使穿着厚厚的毛衣,北风依然从毛衣的小孔里钻进来,直逼人心。看着一片被风卷过身旁的落叶,我不由地想:又是一个难熬的冬天! 这时,远远地出现一个单薄的背影,孤清地坐在地上。 和着寒风,我们快步走上前去,那背影渐渐清晰…… 那是个乞丐。她约摸30来岁,眉间脸上却满布着岁月的沧桑。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寒风中微微颤抖。 又一阵风吹过,她把怀中的婴儿搂紧了些。那大概是她的儿子吧,用两张被子裹着,偎依在他母亲的怀里。包水饺机器或许说,是母亲偎依在他身上,她紧紧地靠着孩子,搂得很紧,恨不得把自己的体温分给孩子一半,却忘却了自己依然坐在这冰冷剌骨的地上,自己还在颤抖…… 这时,又一阵北风带着落叶从我们身旁呼啸而过,简至草佛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异常凄厉猛烈。 她打了个寒颤。但是,只见她把孩子用被子又裹紧了些,然后,没有半点犹豫地脱下自己的一件外衣,轻轻地盖在孩子的身上。 她的身子如晚秋之叶,抖得厉害,但眼间却是能驱逐寒冷的温暖,她注视着孩子熟睡的脸,脸上浮现出暖暖的微笑,眼底是无限的怜爱,无限温暖流…… 她抱紧孩子,从地上站起,步步走远了……只是那怀里的孩子还在睡,仿佛全然不知他面临的困境,还是他也明白,他永远也不会寒冷,因为无论有多大的风,他母亲也能替他遮挡,留给他的,只有温暖。 寒风阵阵,突然一件衣服搭在我身上,一阵温暖。回过头来,只看到妈妈一脸温暖……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部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叫作幸福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叫作幸福。那是我的视线所能看到的。我终于知道,其实她一直让我感受着幸福。

  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叫作幸福。那是我的视线所能看到的。我终于知道,其实她一直让我感受着幸福。

  我走进电梯,手上拎着一只沉重的大包。可我并未觉得它有多重,也许我是在等待,等待有人为我解脱。

  母亲倾斜着身子,脚步也略带凌乱,她的两只手奋力地抓住大包,手上的筋清晰可见,似乎因为这过重的负荷而愤怒,像要绷断了。她的手不停地交换着位置,仿佛想趁那交换的一瞬缓解压力。几缕发丝像要为她掩饰紧皱的眉头而滑落到了额前,浸湿在汗水中……

  “不用了,你管你先走吧。”要我帮你吗?是的,我的确是这样说的,包是我的,而我却问要我帮你吗?

  母亲松开了一只拎包的手,她用那只手紧紧握住我,我没握紧她。清晰地,我摸到她手上深深凹进的痕迹,是拎包时留下的吗?我好想问她疼吗?可是我知道我不会开口。

  来到了校车上,母亲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她把包压在了我边上的座位。我脸侧过去,望向窗外。

  她用手为我理着头发,那一刻,我的视线落在了一双手上,黯淡的、粗糙的、疲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