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高中作文从苏轼满分“作文”落选状元看欧阳修的慎独舞钢天气

从苏轼满分“作文”落选状元看欧阳修的慎独舞钢天气

  梅尧臣在阅读此卷时,被清新洒脱的文风,酣畅淋漓的论辩所吸引,认为有“孟轲之风”,评了满分后推荐给欧阳修,说此文可评第一。

  欧阳修看后,不禁击掌赞叹,认为此文脱尽五代宋初以来的浮靡艰涩之风,与其提倡的平实文风如出一辙,认为梅尧臣的评判是恰当的,同意其意见。

  可是作为主考官的欧阳修心细如发,虑事周密,心想世上能写出此文非曾巩莫属。他为曾巩庆幸、自豪。可是转念一想,选自己的弟子当第一,难免会引起风言风语,甚至遭到言官的弹劾,于是忍痛割爱,将此文改评为第二。

  欧阳修气节高雅,严于律己之风可窥一斑。可是当拿来原卷,拆开弥封对照后,欧阳修却大吃一惊,此文竟不是曾巩所作,而是苏轼所为。苏轼因此与状元遗憾地擦肩而过。

  尽管苏轼没有高中状元,但是他的文章可谓石破天惊,令欧阳修惊叹不已,为苏轼之才而高兴。他在给梅尧臣的信中对苏轼大为称赞,说“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老夫当避此人,放出一头地”。其惜才、爱才之情溢于言表。《宋史》赞曰:“奖引后进,如恐不及,赏识之下,率为闻人。”

  嘉祐二年的科考可谓群星璀璨,人才辈出。唐宋八大家中的宋六家就有苏轼、苏辙、曾巩三人,变法派骨干吕惠卿、曾布、蒋之奇、林希等榜上有名,宋代理学的奠基者张载、程颢也名列其上,此榜中后来任宰执的有9人。这一榜进士在宋代政坛、思想界和文学艺术界独领风骚,影响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