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背后的线字保利御樽苑

  2004年3月20日,一个特殊的日子。无数中国人关注的日子——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大选的日子。3月19日,大选的前一天,各方人马都在积极地拉票。究竟鹿死谁手,是啊扁,还是连战?一个牵动人心的问题,但谁也不知道答案。在这之前,扁兄稍微落后战兄,但如果你就此下结论,那你就错了。套句台湾人的话:不到公布答案的那一刻,谁也没资格对台湾政坛下任何结论,即使是上帝。也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个人”用子弹在扁兄的肚皮上画了漂亮的一笔。

  2005年5月,陈义雄被发现“溺水死亡”,保利御樽苑在台湾一个渔港边。2005年5月,台湾真相调查委员会就关于“啊扁遇刺”一案,出台报告。报告表明,陈义雄就是“3.19枪击案”中的枪击犯。2006年5月,陈义雄的妻子反口否认陈义雄就是枪击犯这一“事实”。于是,第二届真相调查委员会开展了调查。2006年8月22日,第二届真调会上呈调查报告,报告指出“陈义雄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在8月22日的调查报告中,详细地列举了关于陈义雄的证据,报告主要有这几个例证:其一,陈义雄的尸斑在脸部和胸部,证明他死亡时的姿势是背朝天的。而在渔港中打捞出的陈义雄的尸体,是脸朝天的,并且手臂不自然地弯曲着(由于种种原因,人死后手臂会自然下垂)并且呈现出立体姿势。以上两点表明,陈义雄死后曾被人移动过。其二,陈义雄是一个游泳好手,他不可能轻易溺水至死。且丛陈义雄刚被打捞出时拍照片可以看出:陈义雄非自然死亡,且死后尸体被“修饰”过……从陈义雄案我们可以看出,“3.19枪击案”仍然“危机重重”,虽然两年前已经结案,但那是真相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透过陈义雄这个表象,我看到了人性的更多弱点和污秽。为了功、名、利、禄,不惜动用技巧,制造出一系列的新闻,不惜引人犯罪或栽赃他人,这就是人吗?人类社会正在迈大步子向前走,一直都在进步。可是进步了、行走了几千年,为什么还是走不出人性的牢笼?为什么还是如此“不思进取”。当然,我不是说人类的进步毫无意义可言,从我们科学领域可以看出我们的变化有多大,但那重大变化的背后呢?更大的利益?……雷声轰隆,雨声淅沥,我心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