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高中作文,800字,不要太好

  我承认,这样的生活,我夹在中间,旋转着前进,一次又一次矛盾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曾经,现在,未来就像携带的行李都牢牢的属于我。然,曾经是最早到的,它沉在箱底,偶然露出一角,一切的一切就强烈清晰的出现在眼前了。

  床头的一角上,偶然看到几张妈妈前些天翻出来的照片,那是我,小时候学舞的照片。有的是训练时痛苦的表情,有的是一个坚强执着的姿态,也有的是光辉舞台上和同伴们一起舞蹈的瞬间。那时的自己,总是盘着头,总是扬着脸,总是有一双没有束缚的眼睛。我想,当从前试着把那满满的失落和疼痛藏起来的时候,我是不该选择放弃的。

  记忆里,不满4岁的我为自己的年龄打了个小谎,就这么跟着比我大的孩子学起了舞。老师严厉的要求,我自是无法承受,我无法伸直腿去摸脚尖,无法抓到比我高的把杆。我哭,总是哭,眼睛一个劲儿瞅着门外的妈妈,我撅着嘴,使着性子,又怯生生的怕老师打。反反复复着,妈妈教我,老师走时把腿弯一下,来时再坚持。我疑惑着,即使这样的方法她也不愿我放弃。以后怎样,不清了。我就这样忍着,哭着,通常都是无法承受练习强度的时候,自己中途跑下去,在妈妈怀里睡着了。

  突然有那么一天,我望着把杆前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那些陌生好似都走了,这里的所有都那般熟悉。我熟悉了舞步,甚至可以自豪的领头;我领会了它的神韵,甚至可以独自在练功房里陶醉。这多年,让我成了班里的尖子,软功出色的我,再也不是怯怯地哭鼻子的不情愿。一切都变了的时候,只有一个让我说不出感情的永恒,我的名子“小不点”。“小不点”我喜欢这个名字,她让我把曾经和现实联得那么紧,她让我不忘记那个穿着虎皮小夹袄的女娃,怎样怎样的成了现在,她让我珍惜。我克服过胆怯,忍着身上青红紫斑的痛,那扭伤脚踝,拉伤韧带的疼,如今还隐隐在心。但我的那次,六年级的时候,全国的一等奖让我激动,我听到去法国交流的邀请,抱着妈妈哭,那时的一切,瞬间和从前的差异让我成长。

  我于是还这样抱着执着,在初一坚守着。但没法,真没法,周末长长的路途会让我和妈妈极度的累,平时的运动少了,每次上完课我都会摊在床上,腿和身体阵阵酸痛。无奈,无奈,我焦灼着自己的心,最终的一撒手,松了,随着日子,一切都在静静的被漂白……

  初三,高中,日子久了,妈妈开始说我背弯了,眼镜挂上了,生气的时候她说:“以前的气质呢?白练了那么多年。”每每这样,我尝试着,挺直背,摘下眼镜。但我始终无法和时间抗争,我低头写字的时候,抬头望黑板的时候,便是更多的无奈。

  只是这段历程好像永远于我都是意味深长和温暖的。我这样热衷着舞步,她教给我了坚强和不放手。如今在学习,就让那个虎皮夹袄的女孩再走一段成长,我咬着唇,低着头,书写着……

  从我看她的第一眼起,我的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与我有缘。”以后的日子里,我便千方百计地接近她,试图了解她,时间不长,渐渐发觉,我已深深地爱上了她。 也许是厌倦了苦燥无味的ABC,也许是为了逃避令人窒息的x+y,我一次又一次地约她出来,从她那泛着清香的扉页中,走向一个陌生而又新鲜的世界。 不为“书中自有黄金屋”,不求“书中自有颜如玉”,不为功利,不为分数,不为文凭,不为学历,只为心中那份渴望,只为心中那片怡人的“绿地”。 她的知识是那样的广阔无垠,她的话语是那样的富有哲理;她的目光是那样地温暖,好像能融化世界上所有冰冻的心田,她的双手是那样的温柔,好像能抚平人世间所有的伤口…… 当我因失败而痛苦迷惘时,她总这样对我说:“真正的光明并不是永远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远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并不是永远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不为卑下的情操所左右罢了;当你要战胜外来敌人时,首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要你不断地自拔与更新。” 当我因小小的成功而手舞足蹈时,她总这样对我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强中更有强中手,真正的强者,不但要经得起失败的考验,还要经得起成功后糖衣炮弹的洗礼,当你沉浸在幸福的甜蜜里赏花赏月时,只怕别人已到了峰巅了。” 当我因“微微的困惑”而不能自拔时,她总这样对我说:“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有的是流星,有的是恒星。流星是美的,可它终究是一颗流星,流星的意义在于瞬间即逝,流星的美也只源于刹那间。流星毕竟是流星,若追寻长久,只能等待属于自己的那颗恒星,死死地抓住这瞬间的美,痛苦只能是自己。” 当我畏首畏尾踌躇不前时,她会送来这样的诗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是啊!这就是她,不管是树荫之外喧嚣着浮躁的热浪,还是窗外肆虐着凛冽的寒风,只要和她在一起,她就会在热浪之中营造一片清凉,在严寒之中托出一份温暖。 她就是书,这就是我和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