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求有关写雨的高中作文带有拟人手法和象征手法。

  

  那是李商隐《夜雨寄北》里的雨声,多年以前,还是不喑世事的少年时,我曾经痴迷于那平平仄仄,我曾经偷偷在秋夜的窗前倾听过它!

  如今想来真的是年少无知,那时又何曾知道雨声的切肤之痛,无非是自己想猎取几个不同凡响的词句,拿到作文中去吸引一打儿惊羡的目光。

  但今夜,雨脚在玻璃窗上轻轻敲扣,一如近乡情怯的归人,而小城则默立成一处无人顾及的风景。灯光被雨,心事亦被雨,逐渐洇湿了记忆里那几行未完成的诗句。仿如是在多年以前,在巴山,在西窗下,一支红烛殷勤地把影子写在窗上,雨声们便争相来读……

  我喜欢雨,不为雨中有情人们的浪漫,只为被人早在千年之前便道出的那份心情。那嘈嘈切切的弦音,那欲寄无从的心情,令人感发兴起,有挥毫题诗之想。可惜的是古人的雨声犹能自一版再版的典籍中去倾听,但而今扰扰红尘的雨声呢?有谁和我一样来听其中的故事呢?

  雨在窗外,雨在身边,雨在似近而远的群山。小城的黄昏,在书中别具风味!滚滚红尘,谁解此情!相去已逾两千载,老诗人的忧伤和痛苦却仍然此强烈地震撼着我。

  雨仍飘着,如此漫不经心,似乎已这样伤感地哭了许多个世纪,早已不在意有没有谁能够解读。山渐迷濛,树渐迷濛,只有不识愁味的鱼仍不知在哪一页饱餐着两千多年前的种种酸辛。

  待雨歇之后,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去邂逅那么多深邃的眼睛,昨夜的雨声还依然如诗吗?

  大地接受完太阳公公慷慨赠送的明媚的阳光之后,又迎来了温柔的雨的洗礼。世间万物仿佛久逢甘霖,在细雨中摇摆腰枝。我撑起一把伞,漫步在雨中,仿佛用这把小小的雨伞撑起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望着雨中朦朦胧胧、若有若无的雨景,心中有种莫名的冲动。我毅然抛开伞,走进雨中,真实地感受大自然赋予人类的恬美甘露

  客心已百念,孤游重千里。江暗雨欲来,浪白风初起。——南北朝·何逊【相送》

  月光下的孩子们咯咯地笑起来,他们高兴地跳呀跳,头上的小草帽也跳呀跳,周围的树林和小河也跳呀跳。月亮姑娘羞红了脸,遮遮掩掩,莞尔一笑,她那颗藏起来的芳心也一定在云彩后面跳呀跳的。

  天赐的金色,天赐的月光雨,从头顶到脚根,从外表到内里,从骨头到灵魂,都是金色的,都是透明的,都是像绿色一样悦目像冰片一样清凉的。

  孩子们偷来几顶荷叶,他们用荷叶把这金色的小精灵接住,小精灵们欢快地打滚。孩子们要把月光雨放起来,等明年春天种在地里让它们发芽、开花、结出满树的月光雨,然后再把这些金色的果实送给小伙伴们,送给幼儿园的老师们……

  每逢雨季,想起屋檐听雨,别有美感,虽不似小河旋涡的戏水,沙滩赶海的涉足,小城胡同的幽藏,但也有细雨浅唱低吟,中雨呼东道西,暴雨飞沙走石之快感。且不说,那涓涓细流给我的,雨的梳妆,雨的详和;且不说,那滚滚荡荡给我的,雨的玩耍,雨的火暴,让我目不接暇,情感四溢。雨是我儿时的惊喜,雨是我儿时的欢乐,我就在这雨的天地,寻觅童趣的皈依,我就在这雨的视野,铭记龙江成长如许。

  好多年过去,我总存有上世纪中叶的一个画面:北国乌裕尔河畔矗立的北安小城,那连绵起伏的茅屋,那生满绿苔竖着蒿草的屋檐下,一个小男孩,光着半截身子,穿着裤头赤着脚,怀揣想象,依站门阑,听着苔鲜底茅草尖儿淌下的雨滴,有时候象珠子成串,有时候象帘子摇摆,脚踩雨滴溅造的一趟小沟沟,瞧那副神态,一半是观雨的美丽,演绎无穷的变幻,一半是等爸爸掌着的油纸伞,妈妈牵着的遮雨布,等那日子成为界碑留在雨中。这是一幅动人的“小城童子听雨图”?!究其实,在那憧憬写满的幼年,幽幽的深巷,宛若悠长悠长隧道,连通我走向四面八方的梦,惟独这雨能守住我的心,让我象读懂古道,热肠般的读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我背起行囊远离。家乡的雨,已然是浇在我生命的额头的印痕。

  还记得一连数日,听雨上隐,老天爷仍是雨意不减,凉怨洒尽。那雨过了头,水慢过门槛,冲进屋里没及腰,时孤寂一人,想起岳飞与母逃逸洪水之事,没有大缸,在漂浮的洗衣盆上打横,两手似桨滑翔屋外,荡向街口,遇一好心的叔叔救起,我仍在喊笑不止并不觉怕。甚而还狂想,雨大城沟子可以摆船;我的木舰,纸船,都会围满嬉戏。屋檐听雨,竟似童年的篝火,忽燎忽燎迷人。虽然雨大水大,淹牲畜淹房屋淹人总还有的,但我仍喜雨,表演的情趣,那就是大大的雨滴,瓢泼如注,哗哗作响,“倒”得满街是“河”,随处可见。瞧那,水面绽放朵朵翻卷的雨花,清一色的,亮丽可人,煞是好看,它们开开谢谢,明明灭灭,仿佛瞬间生瞬间死,生也壮烈死也壮烈,比那昙花更难扑捉,我满心去收藏,却数不清数儿。借着兴致,冲“河”伸出小手,摘采那雨花,可惜没了花身,易碎,不能将其装进花瓶。我捧起又放下,放下又捧起,雨花开开落落我的掌里,我的脚底,无穷无尽,开的远远的,直到迷茫望断视野。这份天地,天大浴缸无比的爽,透心的惬意,我不知一生能有几回!然而我终生没忘记,这雨的亲切含有浑浊贫瘠。

  我有了大厦听雨,所在环境不同,感受也就不一。蛰居在钢筋水泥框架丛中,混浊的空气里听雨,无非是喧嚣的压力寻求释放,繁杂事物的一刻超脱,然闹市的雨不那么清新。那年,我到西双版纳旅游,伫立三星级宾馆的门檐,倾听热带的雨林,感到雨是热的,雨是绵的,雨是甜的,来的快走的急。那洋洋洒洒的雨丝,挑战了蒙蒙亮了的梦,纱罩雾笼了南国的热带植物,四周蓬蓬团团,冠层叠迭更显神秘。远方,三五株两人高的棕榈挺拔伟岩,傲雨斗风;近处,七八棵椰树点缀绿毯,相拥成伞。满眼的披翠挂绿,雨乳般的诗情画意,吟唱了欲说还羞的美,观雨胜过观景的爽,我在洗浴,大自然在洗浴。其实,我们寻美不常在雨中吗?那撑着花伞穿着花衣的导游,婀娜袅袅,轻步轻脚,衬有周围的楼台亭阁探出半边的葱郁,人景相宜水墨淡青,无不是种温馨,沁入心脾。这云南的雨,象一首早已谱好的曲,哼得我记忆犹存。国外听雨也长眼力,我到了新加坡,那家酒店挺静仪高雅,印刷狮子城的标记。我以一老外身份,在它豪华玻璃门窗站立。这雨如城市一般干净,没有一丝纤尘。雨下多久,我站多久。眼前的异国风情,着意藏躲雨中,任我猜任我想。新加坡是高度文明之国,地上没有痰啧,没有烟头,空气有股绿茶般的清新。这雨也就格外引我注意。我知道,穿几天的白衬衫领口袖头,仍不见尘痕,那雨经过云的升腾飘逸,在天空摸爬滚打几个回合,几声闷雷掉下来,会不会有染变脏?可是,我潜心发现,大雨淌下的积水,仍是清亮如许。

  家乡屋檐听雨,也罢。国外酒店听雨,也罢。走过的路,总有人记得。我弄不准哪天,我到其它地方听雨,或到联合国麾下听雨,那雨肯定有一番感触,不是吗?!在不断听雨之中,时光那条大河,已经波澜壮阔,从我眼前流过,青春转瞬间就远在彼岸。我想到“逝者如斯夫”,我心在战栗,含泪聆听,聆听我生命深处,始终不曾变易的,对爱和美的等待和追求。如果眼前有个比较具象的画面,我的笔耕应该就是那,在无星无月的夜里,在山林中艰难寻路的旅人,期盼天际出现明亮的闪光,只为灵感潜存热望的,屋檐听雨。

  雨好象淘气的小孩。,经常出其不意地闯进人们的生活,让人们措手不及;雨更象一位慈祥的母亲,轻抚着大地,冲刷着大地的身躯;雨仿佛是夏姑娘的使者,为人们带来清凉;雨更象一位清新的俏姑娘,在炎热的夏季给人们带来新的希望。

  雨,多么令人遐想的雨!你的轻柔,你的俏影,你淘气时的样子,你温顺时的乖巧,以及你的含义,早已深刻地铭记在我心间。我将把你永远珍藏。

  多么美好的雨啊!它轻轻拍打我的肩膀,我的脸,我现在才领悟到,这才是最美好的生活,青春、活力,在我的体内奔腾。迎着路人惊异的目光,我笑了,发自内心地笑了,大步向前走去……本回答由网友推荐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2012-12-01展开全部哗啦啦,哗啦啦,窗前,下着连绵细雨。那雨,仿佛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珠子,一会儿一颗,一会儿一颗地落在大地上。它们是吉祥的天使,还是厄运的前兆,谁也说不清。

  一会儿,街上,弄堂里,全都开出了一朵朵五彩缤纷的花儿,它们都昂首怒放,欢迎着秋天的到来。那花,宛如一个个蹦蹦床,小雨点从天而降,落到“花”上,然后蹦几下,又流到大地上。

  忽然,风声大起,一道道闪电划破天边的宁静,好似嫦娥舞动着的绸带煞是漂亮。一瞬间,雷声响起,是雷公在敲锣打鼓,它是在庆祝老天爷的生日。

  雨,下得更大了。小雨点们纷纷跳到水塘里,小河里,大海里,溅起一朵朵水花,像是一个小喷泉。雨,越下越大,天空也由灰色变成暗黄色。像是老天爷在伤心哭泣,又像是有人在天上浇下一盆盆水。

  一会儿,又有几道闪电划过天边,那是李靖将军在带领天兵天将练习射箭呢!刚才那几箭,都是后羿射的。

  片刻后,风神来了!风神一到,小树便排起了队,摇晃着身体,唱起了欢迎歌;而雨伞则双手上举,迎接风神;小草也鞠躬,向风神行礼。

  电闪着,雷打着,风卷着云,雨乘着风,整个天空上呀,就像一个唱戏的大舞台,而看戏的呢,就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啦!

  马路上,都积着水。一辆辆汽车就像是一只只小舟,穿梭在“小河”里。雨一阵接一阵,”小河“里已”船满为患“了。”嘀嘀“”叭叭“奏起了秋天的音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