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忘的事|人世间的情谊最可贵

  这个故事,要倒推到三十年前,那时的小宇刚上小学。一天晚上,爸妈从田里一身汗水地回来,小宇怯怯地说:“爸,给我买个文具盒吧,小朋友们都有,就我没有……”

  小宇委屈地哭起来,一向粗暴的爸爸更烦,一挥手,“啪”一巴掌打在小宇屁股上,骂道:“哭哭哭,让你哭,老子一年到头,腰都累断了,奶奶的药钱还没着落哩,你还要买东买西?告诉你,明天不上学了,给我放羊去!”

  谁知夜里出事了:小宇不见了!爸妈一下子慌了,他们把能找的地方找了个遍,喉咙都喊哑了,可就是找不到。夜深了,爸爸正急得像着了火一样,小宇妈惊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

  原来小宇蜷缩在一个草堆里睡着了,爸爸一时又惊又喜,又气得扬手还要打,却见星光下酣睡的小宇一脸泪痕,他的手一下子僵住了。半晌,爸爸用粗糙的手擦擦小宇的脸,又偷偷擦一下自个的眼睛,再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

  爸妈还是没余钱给小宇买文具盒,可小宇还是想要。第二天晚上,小宇突然看到好多半大孩子抱着席子,抢着往街上跑,小宇先是一愣,随即一蹦三尺高—明天是庙会,他们这是抢地盘去了!

  小宇家在镇上,每逢庙会时,街上人特别多,有好多人来做生意,可热闹了。这时候,市口就显得十分重要。好的市口自然是由公家分配,而一些不起眼的犄角旮旯,则是谁先占了就归谁。这样一来,一些精明的孩子便想到了商机,他们往往前一天夜里就抢好地盘,天亮后再转给那些生意人,从中得到一点辛苦费。这样的事从来都是半大孩子们做,挣到的钱也归孩子自己花,这已是镇上流传多年的规矩了。

  夜深了,小宇悄悄抱了一张席子,急匆匆地跑到街上时,却发现几乎所有的地盘全被半大小子们占光了。此刻,他们正得意洋洋地躺在席子上胡吹海聊。小宇不死心,四下乱转,老天保佑,终于找到一小块,可是旁边就是臭烘烘的厕所,或许这就是一直没人占的原因。

  但有总比没有强,小宇忙铺好席子躺下来,一边闻着臭味,一边美滋滋地想:文具盒,明天就有了,我得选个什么样的图案呢?

  天上的星星真多真亮啊,就是蚊子多了一点,厕所边蚊子尤其多。小宇脸上身上又疼又痒,两只手一起赶都赶不过来,别的孩子都有蚊香,可他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小宇被嘈杂声惊醒了,睁眼一看,原来天已蒙蒙亮,四面八方的商贩们陆续赶来了,好多人忙着跟半大小子们讨价还价。可是,没有一个人买小宇的地盘,因为这儿太小太臭了。

  不大工夫,小伙伴们拿了钱,抱着席子欢天喜地地都回去了,只剩下小宇一个人。

  小宇孤零零地四下张望着,心里急得直想哭。就在这时,过来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大叔。大叔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盯着小宇看。小宇的心怦怦直跳,他会买下自己的地盘吗?这时只听大叔客气地问:“小家伙,请你挪一下席子好吗?我要上厕所。”

  原来不是买地盘,而是上厕所的。小宇一听心冰凉,但还是卷起席子站到一边,想等中山装出来了再铺上。

  谁知小宇刚离开那块宝地,身后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小宇回头一看,不好,有个半大小子抱着张席子,闪电般冲了过来。小宇大叫起来:“这地盘是我的!”

  那小子一把推开小宇,说:“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如果是你的,你为什么不铺席子?”说着就要铺自己的席子,这一旦放下席子就说不清了,小宇尖叫起来,上前就抢,两人顿时扭作一团。

  那小子岁数比小宇大,个头又高,只推搡了几下,小宇就落了下风,急得他眼泪都要出来了,就在这时有人喝道:“都给我住手!”

  说话的是中山装大叔,他从厕所出来了,只见他人高马大,吓得两人一下住了手。大叔黑着脸对那小子说:“你抢什么呢?明明是人家先来的,我都跟他谈好价格了。”

  就这一句话,像雷电一样击中了小宇,他被这从天而降的巨大喜悦差点震昏了,都顾不上擦掉脸上的泪痕,结结巴巴地说:“多了多了,五块就够了……”

  当小宇再次像旋风一样回到家时,迎头撞见满脸惊慌的爸妈,爸爸一见他就大吼起来:“你一夜不着家,到哪野去了……”

  爸爸一眼看到小宇抱着的席子,随即一声惊叫:“你才多大的人,就去抢地盘了?”

  妈妈一把抱着小宇,带着急促的哭腔,一迭声地问道:“你脸怎么了?还有你身上,吓死人了!”

  小宇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直到爸爸抖着手递过镜子,小宇才看到一张又肿又红的脸,还有全身上下的红疙瘩,是蚊子包!难怪先前那大叔看到自己时,神情奇怪极了。

  可小宇才顾不上这个,他先伸出左手,手心里是汗津津的纸币,说:“我得了五块钱,这是三块五。”然后右手从怀里小心地掏出一样东西,啊,那是一只漂亮无比的文具盒。小宇的眼睛直放光,怯怯地说:“还有一块五我买了文具盒,爸,你不会骂我吧?”

  爸爸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妈一把抱住小宇,叫了声:“我的儿!”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天吃过晚饭后,小小宇拿出作文本问大家:“今天老师布置的作文叫《最难忘的事》,要求家里每个人都说出一件最难忘的事,爷爷奶奶,你们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爷爷一听,眼神恍惚起来,和奶奶对视了一眼,不知怎的,奶奶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说:“我们最难忘的事啊,是好多年前,那时你爸也只有你这么大,他有一回竟然去抢地盘,最后挣了五块钱,那时候五块钱可不少哩,别的孩子得了钱全买吃的玩的,只有你爸买了个文具盒,他一直爱学习。这么多年来,我和你爷爷一直忘不了的是,那天,你爸一脸一身的蚊子包,肿得眼都睁不开了,那个惨啊……”

  奶奶哽咽得说不下去了,爷爷接过话头说:“就在那天,我们下定决心,再苦再穷,一定要供你爸读下去……”

  小宇却摇了摇头,说:“不仅仅是这个。爸、妈,你们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一个人睡在草堆里吗?实际上当爸抱我时,我已经醒了,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爸掉了眼泪,我惊讶极了,想不到大人也会哭,所以当时我就想,等我长大后……一定对爸妈好一些。”

  一大家子静静地听着,小宇又说:“那年抢地盘的事我确实难忘,但还有一件怪事,你们不知道。那天,我又去街上玩,发现我转出去的地盘根本没人做生意。我开始怎么也想不通,后来长大了终于懂了,原来大叔根本不是做生意的,他只是舍不得我一脸蚊子包还跟别人打架抢地盘……”

  小宇最后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知道那大叔是谁,可我越来越坚定一件事,就是在对家人好的同时,还能稍稍回报他人。”

  爸妈点点头,这时小小宇快活地叫起来:“我知道了,我们要对家人好,也要对他人好,一句话,对所有人都要好,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