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全国小学生作文,王天烁

  

  我就是名侦探柯南(一)“我的名字叫江户川柯南,原本是全国知名的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但不幸被歹徒灌下毒药而变小,只好采用了这个化名。身体虽然缩小了,头脑还是一样的好。无论如何,真相只有一个!”我拼命地瞪起我的小眼睛,试图折射出一丝智慧的光芒。“好,就由你扮演柯南了!”这个长得很像张纪中的大胡子导演拍板道,“演柯南的那个小孩子被汽车撞伤了,这个小朋友头大身体小,豆芽菜一样,最像动画片中的那个名侦探柯南了。”“谢谢您的夸奖。”我满脸媚笑,忍气吞声地接受了“豆芽菜”这个形容。我此刻连杀了我老姐的心都有。爸爸妈妈一起出差一个月,留下了一大笔钱作为我俩的生活费。可是,老姐一冲动,把这些钱全都拿去买了名牌包包。现在穷得一天只吃两餐方便面,还是我俩共吃一包没调料的。我每天饿得腿打颤,只好在这大好的假期出来打工。“我们这个剧团主要排演给小学生看的戏剧。《名侦探柯南》这部短剧就是根据那个热门的动画片改编的。剧情很简单:某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柯南,也就是你,和毛利小五郎陪毛利兰姐姐参加一个推理小说迷的聚会。他们聚集在某个山中的别墅,准备排练一个推理短剧。但是,别墅的主人——伊田赤武敦先生久久没有出现。”“伊田赤武敦……一天吃五顿?”我的口水一下子流了出来,“好幸福的名字啊!”“这时,有一个带着鱼人面具的神秘男人闯进来警告他们:不能在这个地方演话剧,这里曾经死了很多人,是个不吉利的地方!说不定伊田赤武敦先生就是被鬼魂杀害了。大家正在恐慌之际,突然客厅中的衣柜被打开,一具尸体掉了出来。这具尸体就是失踪的伊田赤武敦先生。他被一杆鱼叉刺穿了胸部,这正好对应着山里流传的深海鱼人恶魔复仇传说。客厅里顿时乱成了一团。”导演抑扬顿挫地给我讲解着剧情。尽管我很想问为什么客厅中会有衣柜,山中为什么会流传深海鱼人的传说,但饿的眼冒金星的我,已经没有了多余的体力。“这时候,你注意到了死者原来是右撇子,但桌上却是一个左撇子用的剪刀。于是,真相只有一个,你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唯一的解答就是这把剪刀被替换了。你注意到:当剪刀时,也是两个尖端,和鱼叉的尖端相同。那把消失的剪刀才是真正的凶器!凶手和被害人争吵,临时起了杀意。他拿起剪刀,刺杀了被害人。然后他拔出剪刀,用鱼叉再次刺进伤口,伪装成这才是真正的凶器,想把侦探的怀疑点引到深海鱼人恶魔复仇计划的传说上来。而凶器剪刀上沾满了血,就算洗干净也会被化学试剂检查出来,于是就被凶手用自己的剪刀替换了。所以,凶手是一个会随便携带剪刀,并且是左撇子的人。他就是凶手!”导演绘声绘色地说出谜底。“大叔,你不会让我背下这么多台词吧!我只有13岁啊。”我听得有点傻了。“当然不会,十分钟后就上演了。难道你能在十分钟背下一万字的剧本?”导演盯着我。我摇摇头,我能在十分钟内吃下三个汉堡。背书?想都不用想。“能不能我就假装用我的手表发射麻醉针,将毛利小五郎叔叔麻倒在沙发上;然后用我领带上的变声器,伪装成毛利小五郎的声音,指出凶手?这样的话,我就假装在说话,其实所有的台词都是演毛利小五郎的演员发出的。”我也看过很多集《名侦探柯南》,动画片中都是这么一个桥段。“你这个主意不错,难怪这脑袋大得像个冬瓜似的。”导演用爱怜的目光看着我脖子上的冬瓜,“不过,因为要展示被害人是右撇子,需要有人拿起尸体的手向大家展示。所以,毛利小五郎不能昏倒。你只需要装作幼稚的样子,拿起那个剪刀,好奇地对毛利小五郎说:‘叔叔,这把剪刀很难用啊!’那么,毛利小五郎就会装作是受了你的启发,将真相揭露出来。”“那我就安心了。”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还有什么台词?”“没有了。你是新人,在整个剧中,你只要跟着毛利小五郎。无论他说什么话,只管冷笑几声,对他的智商之低表示同情就可以了。”导演体贴地告诉我。“冷笑我会。”我得意地点点头——冷笑几声,表示对智商的同情。这种事情,我姐对我做得多了。没想到哲人说得还真对,耻辱的经历往往能化为前进的踏脚石。“还有十分钟开演,你还有什么问题或要求吗?”导演看着表。“演出前,能不能先吃个盒饭啊?”我用上我最哀求的眼神,眼角一定还闪烁着泪光。看导演的表情,他本来是要答应的,但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人打断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猛地推开门,闯了进来。他大声地宣布:“我们不能在这个地方演话剧,这里曾经死了很多人,是个不吉利的地方!”晕死,这不是剧中的情节吗?怎么变成现实了!(二)“我原来在这个地方演出过,所以才知道内幕。”那个戴着面具的人说道,“10年前,也是在这个小剧院,演了一出戏。中途发生了意外,一个演出灯掉了下来,将演员的脸划伤了。那一次,死了42个人。”“等一下,不是只是演员的脸划伤了么?为什么还会死人?”我不解地问。“因为台下观众是400多个10岁以下的小学生。当事故发生后,他们惊恐地涌出剧院。在挤向门口的过程中,发生了令人心痛的踩踏事故,有42个小孩就这样永久地离开了人世。我看得清清楚楚,却无计可施。”他缓缓地摘下面具,“我当时就在台上,我就是那个脸被划伤的演员。”他的脸上有三道暗红色的伤疤,从左耳一直贯穿到右嘴角,使他的整个嘴脸显得格外的狰狞……难怪他戴着面具。“我刚才去看了一下外面,这次台下的小朋友会,而出口数却没有增加。你的话剧中出现了死人,很有可能引起恐慌,从而导致悲剧重演。”“放心,现在的小朋友看多了暴力和血腥,那个名侦探柯南一集要死好多人呢。他们的胆子早就练大了。”导演不在乎地挥挥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小丽!”房间角落中,一个长头发的化妆师应了声。“你把伊田赤武敦的死人妆化假一点,让人看上去就知道他只是在装死。另外,用来做血液的番茄酱也少用一下哈。别吓着小朋友。”导演叮嘱道,“伊田赤武敦,你也别演尸体演得太像了。”“好咧。”回答的是一个大胖子,正在啃着一个特大号的汉堡,嘴角都是鲜红的番茄酱。看样子他就是那个一天吃五顿的死者。我咽着口水,也不知道这是他今天的第几顿,反正我还没吃一顿。突然铃声响起,大家精神一振。“注意,上场了!”导演一推我,“你跟着毛利小五郎叔叔就好,记得冷笑啊。”我只记得我还没有要到盒饭。(三)演戏真是一个超简单的事情。虽然我是第一次上台,但一点也不怯场。我所要做的,就是跟着某个人,哼哼地冷笑。也不知道他们在交谈什么,谁是谁我根本不用管。我只注意到舞台中央有个桌子,桌子上摆着个水果盘,里面是金灿灿的梨子。我好不容易凑上前去,摸了一个,却发现居然是道具,差点崩了我一颗牙。音乐突然变紧张了,舞台上的灯光一下子变成暗红色。一阵锣响之后,衣柜门缓缓打开,一个胸口插着鱼叉的尸体,掉了出来。台下一片欢笑!我也差点笑了。这妆化的太假了,脸上的白粉抹得跟墙壁一样,鱼叉插在胸口,晃晃悠悠的,虽然是真货,但看上去就很有喜剧感。不过,这“一天吃五顿”先生演的尸体倒是挺像的,软绵绵地倒下,好像没有骨头似的。一个长头发的女演员(好像就是那个叫做小丽的化妆师)一摸尸体的手,花颜失色,“啊,他死了!”“不要紧,有我毛利小五郎在,一切真相都会被揭开。”短头发的青年得意地摆出造型。我恰到好处地赶紧冷笑一声。台下又是一片笑声。接下来,就很无聊了。尸体被移到舞台的黑暗处,毛利小五郎站在舞台中央和五个嫌疑人轮流交谈。我却想着那具尸体,直流口水。因为我突然记起导演的一句话,尸体上的血是用番茄酱抹的,这可能是舞台上唯一能吃的东西了。假的尸体已经被搬到没有灯光的黑暗中。我演的是名侦探柯南嘛,偷偷摸摸地调查尸体的情况,是我应该做的。我吞下口水,用手蘸了一大把粘糊糊的番茄酱送到嘴边。咸的!味道是咸的,而且有一种铁锈味。这不是番茄酱,是血——真的人血!鱼叉刺进去的地方,还有鲜血不断地涌了出来,死者的手腕上已经没有了脉搏,变得冰凉。这是一具真正的尸体。(四)我浑身冰凉,犹如身边的这个死人。怎么?马上下台报警,说台上有个死人?不,我不能这样做!那个脸上有三道伤痕的男人的话还在我耳边萦绕:“那一场事故,死了42个小朋友,都是在惊恐中被踩踏死的。”不能让他们发现台上有真正的尸体,只有将这出戏顺利演完,我仔细思考着。刚才台上的演员都没有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了,只要接下来不暴露尸体,话剧就能平安无事地结束。等观众小朋友都离开后,我才能说出真相。那么下面的场景中,唯一可能暴露尸体已经死亡的情节,就是毛利小五郎拉起尸体的手,向观众展示死者是右撇子。尸体的妆化得很假,观众不会发现此人已死。但毛利小五郎肯定会发现,因为他握的手是冰凉的。我必须提前告诉他,才不会让他当场吓坏了。我看看舞台中央,已经到了我拿起剪子,故作幼稚地暗中提示小五郎的环节了。我一蹦一跳地来到舞台中央,拿起剪子,对毛利小五郎甜蜜一笑:“叔叔,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你弯下身来。”面对我的意外举动,那个演员并没有表现出惊奇——不愧是演艺圈的老手。他弯下身来,我用台下绝对听不见的声音告诉他:“接下来,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要露出慌张的表情。”毛利小五郎点点头,表示听懂了我的话。为了圆场,他故意大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特别是小兰。”资深演员就是不一样啊,不过现在不是欣赏他演技的时候。我连忙告诉他:“出问题了。那个一天吃五顿的先生已经真的死了,有人杀害了他。等下你摸他手腕的时候,千万不要惊慌。”毛利小五郎尽管眼露疑惑,但表示理解。这时,他注意到了我嘴角的红色:“你嘴角是什么?赶快擦掉。”“哦,”我连忙用袖子去擦,红红的,“是刚才沾上的血。就是那个死人的,现在血还在涌出来呢。”“啊!”毛利小五郎的腿突然软了,他扶着我,喃喃地说了一句,“我晕……血。”然后,他晕倒在沙发上。这突然而来的变化,让台上的其余演员面面相觑,有如被石化了一般。还是台下的小朋友有创造力。一个幼稚的声音提醒了我:“你看,毛利小五郎肯定是被柯南的麻醉针麻倒了,跟动画片中的一样呢。”对,就这样。我躲到沙发后面,整了整脖子上的蝴蝶结,“嗯,我是沉睡的小五郎侦探,现在就由我来说明真相。”只要我用这种形式把推理说出来,这幕戏就能顺利结束了。拉起尸体的右手这件事,我只要用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吩咐柯南去做就好。我,也就是柯南,绝对不会露出惊慌的表情。我的视线转到了尸体上,心马上冷到了极点。完了,一切计划都破产了。根本不能提到尸体,根本不能他、让任何人看到尸体。因为从死者身上流出的血,已经在地板上流开了,在舞台的黑暗出,形成了一个鲜红的湖。只要我一提到尸体这个词,舞台的灯光就会聚焦到假的尸体上。但现在,那里不仅有一具真的尸体,而且还有一片惊心动魄的血海。(五)冷汗一颗一颗地流过我的脸颊:怎样才能不提到尸体这个词顺利解决这个案子?怎样才能让所有人顺利地离开?“嗯,我是毛利小五郎……我是沉睡的名侦探……”我的脑袋高速旋转,但饿坏的身体已经拒绝再提供养料给大脑。“我已经发现了所有的真相……我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如果是真的名侦探柯南在现场,他会怎么处理?我眼前一片漆黑,马上就要晕倒。谁来救救我!谁来救他们!那些台下的观众……“亲爱的小朋友们,你们好!”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剧院上空响起。是老姐!我精神一振,为什么她总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出现?“你们想不想知道凶手是谁啊?”老姐似乎在利用剧院的扩音器,在后台说线多个小朋友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名侦探柯南已经把真相推理出来了,但他不会马上告诉你们。因为他知道你们很聪明,所以要给你们一点挑战。”老姐的声音在我听来,有如天使一般。“所有的线索已经给出,你们要好好地推理凶手是谁哦。这就是你们今天晚上的作业,请将你们的推理结果写在纸上,寄给我们。我们将在下一个星期继续上演。所有猜对的小朋友,都可以和柯南一起合影。”“哇……好!”小朋友的欢呼声似乎要将剧院的顶都揭开了。漆黑的幕布终于缓缓地拉上,我也虚脱地松了一口气。“不过有一件事要记得哦,名侦探柯南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为你们破案,所以行李忘带了。因此,在场的小朋友要是有吃的,请在门口等候,会有漂亮的大姐姐前来收集的。你们的心意,会化作柯南破案的动力,请大家踊跃捐献啊。谢谢大家。”老姐的声音甜得要滴出蜜汁来了。老姐,孟子曾经说过“贫贱不能移”啊!你太无耻了吧!就算饿死,也不能骗小朋友的棒棒糖啊!这是我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六)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老姐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老姐还是关心我的啊。于是,我轻手轻脚地替她披上大衣。老姐似乎在做梦,嘴里唠叨着:“不行,我再也吃不下了,顶多再来两碗鱼翅。”晕,你在做什么梦啊?她的梦话让我想起自己的肚子还饿着呢。我爬下床来,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名侦探柯南的戏服。正准备换下来,老姐醒了,马上阻止我:“这衣服不能换!”“为什么?等一等!”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严峻的事实。“我们必须马上逃跑,我们是穷人,根本没有钱付医药费!”“安心啦,钱已经交了。”老姐得意地挥挥手,“用你的演出费。”我顿时脸都白了:“那是我们这个月的伙食费啊!我还想拿了工资后吃点肉呢。”“面包会有的,肉也会有的。”老姐强行把我按到床上,“只要你穿着这套衣服,什么都会送过来。”我半信半疑地躺下说:“老姐,你怎么知道舞台上发生了命案,然后用那种方法帮我下台啊?”“拜托!你的演技只能骗一骗10岁以下的小朋友。我一看你满头冷汗的样子,就知道情况不正常。然后,我的鼻子是很灵的,一下子就闻到血腥味了。”老姐皱了皱她好看的鼻子。“那你知道,一天吃五顿先生,到底是谁杀的?”“这个超简单的。你看,尸体后来流了很多血,但是开始藏着的衣柜里,肯定没有半点血迹,否则台上的演员早就会发现情况不正常了。这说明,死者是在被搬到舞台黑暗处后,才被鱼刺刺死的,凶手就是当时在台上的某一个演员。但有一点说不通:既然是在台上被刺,为什么死者没有发出任何呼救的声音呢?只有两种可能:死者在被刺之前,已经死了,或者陷入了昏迷。”老姐有条有理地分析道。我想起了开演前,眼巴巴看着死者吃的那个超级汉堡。凶手一定在那个汉堡中下了药,被害人躲进衣柜后,药性发作,陷入了昏迷或死亡。“如果凶手一开始就能对死者下药,那么为什么不直接用药将其毒死?为什么还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在台上用鱼叉刺被害人。这不符合逻辑,说明肯定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随着老姐的话,我在脑海中重演当时的情况。“我知道了,真相只有一个:凶手给被害人下了毒药,但是毒药剂量不够重,被害人只是陷入了昏迷,并没有死。在被害人掉出衣柜的那一刻,凶手发现了这一点。为了防止他被救活,凶手被迫在第一时间内,也就是在舞台上再一次杀害被害人。”“对!”老姐赞赏地看着我,“所以,凶手是在被害人掉出衣柜之后,能发现他还没有死的人。”我回想起那一刻:一个长头发的女演员(好像就是那个叫做小丽的化妆师)一摸尸体的手,花颜失色:“啊,他死了!”她那时候吃惊的不是他死了,而是他没有死!所以,她必须再次杀害他!这就是事件的真相。门突然被敲响了,老姐神秘一笑:“面包和肉来了。”涌进来的是一大群带着红领巾的小学生。领头的女孩左肩上还别着两条杠,一进来就给我行了个少先队礼:“我代表第一实验小学248班全体同学来看望名侦探柯南同学。”我傻眼了,转过头来看老姐。老姐不说话,一个劲地抿着嘴笑。后面的一大群小朋友涌到了我的床边,一个比一个热情:“柯南哥哥,听说你为了破案,把身体都累坏了。我们带了好多吃的给你。”“你看,这里有烤鸡,我刚刚从家里带来的,还是热的。”“这是杏仁巧克力,我最喜欢吃的,柯南哥哥一定喜欢。”我只有盯着老姐狠狠地看,这就是她不让我换下名侦探柯南戏服的原因。欺骗纯真小学生的感情,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清清嗓子:“嗯,大家听我说,其实我不是名侦探柯南。”“我们都知道!”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我心中又是一股暖流涌上来,知道我不是柯南还来看我,莫非是真的关心我?“其实,你的真名是工藤新一,被坏人灌了毒药,才变成小孩子。”中队长偷偷地对我说,“你放心,我们会替你保守秘密,不会告诉小兰姐姐的。”我囧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谁把那只热乎乎的烤鸡递过来一下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