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感谢爸爸》为题写一篇500字的作文?

  

  成长的天空里,有许许多多闪烁的星星伴随我。有一颗星星极为明亮,那就是我的爸爸,成长的路上有了爸爸对我的谆谆教导,才有了现在的我。我真的很想对爸爸说上一句,“爸爸,谢谢你。”以前,我学习成绩十分不理想,因为有了爸爸,我才没有放弃自己,在爸爸的严格要求和监督下,我的成绩也在一点点的提升。成长的这一路上,有许许多多的事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日,爸爸叫我把周末的作业拿给他检查。一听到这,我马上感到头皮发麻,手足无措,因为我一天只顾着玩,作业几乎是闭着眼睛乱做一通的,反正都是选择题,我看都没看题目,爸爸要是问我具体的怎么做的,那还不全完了。我战战兢兢的将这张褶皱的厉害的试卷拿到爸爸跟前,身体不由得发抖起来。因为我早已领教过爸爸发火的滋味,从小到大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他打过我。等爸爸一一看完,便十分严厉的对我说:“去把错的改了,改不过有你好看,这么简单都会做错,又不是没学过,快去!”听完后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马上去订正好。当我再次把作业拿回来时,谁知因为马虎,又做错了几道题。爸爸看后,眉头越皱越紧,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忽然,耳畔一声断喝,“跪下!”问我这道题是哪里错了,应不应该错,我轻声地说不应该。然后他狠狠地批评了我并让我又回去订正。说是我太不长记性了。就因为这类事情一再发生,我慢慢的改变了,改掉了作业不检查,马虎学习的坏毛病。记得还有一次,我写好了一篇作文,然后交给爸爸看,爸爸看了二话不说,抓过竹条将我打了一顿,然后问:“你说我为什么要打你。”我抽泣着说:“不知道。” “你的作文怎么写成这样,简直是瞎编乱造,有违人之常情……”然后爸爸一点点的教我该怎么写作文。每次考的不好拿到成绩单回家时,我心中很是担心,爸爸会怎样的批评我呢?他会不会生气,生气之下会不会将我打一顿?虽说爸爸打我的事情不经常发生,可这还是让我感到害怕。每次我被打后的晚上,爸爸都会叫妈妈仔细的看看我身上被他打的伤痕。其实谁都知道,虽说我还有个弟弟,可我爸爸却一点也不重男轻女,其实相比之下,爸爸反而对我比弟弟更好。他只是多次对别人说,女孩更该有出息,更该严格要求。也就是在爸爸的教导下,我才一步步的进步着。不知不觉中,我发觉自己渐渐长大了,现在我只想对我的爸爸说一句:“爸爸,谢谢你,谢谢你这样教导我,你既是我的严师,也是我的慈父。

  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热心网友2019-02-17展开全部呵呵呵呵呵呵老师来了

  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热心网友2018-05-27引用Me丶神话主演的回答:成长的天空里,有许许多多闪烁的星星伴随我。有一颗星星极为明亮,那就是我的爸爸,成长的路上有了爸爸对我的谆谆教导,才有了现在的我。我真的很想对爸爸说上一句,“爸爸,谢谢你。”以前,我学习成绩十分不理想,因为有了爸爸,我才没有放弃自己,在爸爸的严格要求和监督下,我的成绩也在一点点的提升。成长的这一路上,有许许多多的事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日,爸爸叫我把周末的作业拿给他检查。一听到这,我马上感到头皮发麻,手足无措,因为我一天只顾着玩,作业几乎是闭着眼睛乱做一通的,反正都是选择题,我看都没看题目,爸爸要是问我具体的怎么做的,那还不全完了。我战战兢兢的将这张褶皱的厉害的试卷拿到爸爸跟前,身体不由得发抖起来。因为我早已领教过爸爸发火的滋味,从小到大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他打过我。等爸爸一一看完,便十分严厉的对我说:“去把错的改了,改不过有你好看,这么简单都会做错,又不是没学过,快去!”听完后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马上去订正好。当我再次把作业拿回来时,谁知因为马虎,又做错了几道题。爸爸看后,眉头越皱越紧,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忽然,耳畔一声断喝,“跪下!”问我这道题是哪里错了,应不应该错,我轻声地说不应该。然后他狠狠地批评了我并让我又回去订正。说是我太不长记性了。就因为这类事情一再发生,我慢慢的改变了,改掉了作业不检查,马虎学习的坏毛病。记得还有一次,我写好了一篇作文,然后交给爸爸看,爸爸看了二话不说,抓过竹条将我打了一顿,然后问:“你说我为什么要打你。”我抽泣着说:“不知道。” “你的作文怎么写成这样,简直是瞎编乱造,有违人之常情……”然后爸爸一点点的教我该怎么写作文。每次考的不好拿到成绩单回家时,我心中很是担心,爸爸会怎样的批评我呢?他会不会生气,生气之下会不会将我打一顿?虽说爸爸打我的事情不经常发生,可这还是让我感到害怕。每次我被打后的晚上,爸爸都会叫妈妈仔细的看看我身上被他打的伤痕。其实谁都知道,虽说我还有个弟弟,可我爸爸却一点也不重男轻女,其实相比之下,爸爸反而对我比弟弟更好。他只是多次对别人说,女孩更该有出息,更该严格要求。也就是在爸爸的教导下,我才一步步的进步着。不知不觉中,我发觉自己渐渐长大了,现在我只想对我的爸爸说一句:“爸爸,谢谢你,谢谢你这样教导我,你既是我的严师,也是我的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