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字写事作文,四年级汤灿被谁睡过

  平生最令我难忘的一件事,就是偷吃五色小辣椒了,那四色辣椒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令人难忘。

  在我家楼下有一个小菜圆,那里是何爷爷的乐园,他每天都会去那,给他种的蔬菜浇水。在这个菜园里,有白菜、罗卜和辣椒。最引起我主意的就是辣椒了。何爷爷种的不是一般的辣椒,是四色小辣椒。四色小辣椒是一种能变色的小辣椒,在每个季节变一种色,春天是绿色、夏天是黄色、秋天是紫色、冬天是红色。

  一天我在楼下散步,当时正是秋天的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走到这个菜园时,看见里面的小辣椒,紫紫的,看起来很好吃。心想:着么紫的小辣椒难道还会辣吗?肯定能好吃,心中便有了一种想法,摘一个尝一尝,反正也没人知道。

  我见四周没人,便跑了过去。用手一拽,边摘了下来。我想得了一件宝贝似的,向家跑去。到了家,见没人,才放了心。然后,把用水洗过的辣椒放进嘴里嚼,不嚼不要紧,一嚼可坏了。顿时,舌头、喉喽就像要喷火一样,辣的我说不出话来。我跑到水龙头前大口大口的喝起水来。这才好点,没想到这四色小辣椒比别的辣椒辣上十倍。

  在我记忆的沙滩,有许多金色的小贝壳。今天,我就选择其中最美的一只呈现给你。

  记得那见事发生在去年的春天里。当老师告诉我们明天要去春游时,我兴奋地整夜合不上眼,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入睡。早上,我睁开眼睛,发现以经7:05分了,怎么办呢?还有15分钟就要开车了!我一骨碌跳起来,洗漱完毕后,抓起书包就向外冲。

  当我来到马路边,正巧一辆出租车从前面开来。我忙伸出手,拦下了它。一拉开车门,就跳上车,对司机说:“快,师专附小!”他笑着说“贪睡虫,快迟到了吧!行,我开快点。”说着,一踩油门,车子飞快地向前奔驰。可老天爷总是与我过不去。一到路口,就是红灯。我好不容易到了学校。车还没停稳,我就跳下车,跑进了学校的大门。

  当我来到教室,看见同学们都背着书包,这才想起包忘在车上了。我忙飞奔到大楼窗边探头一瞧,出租车已经掉头开走了。“啊!我的午饭,我的水果,我的饮料全没了!”我不禁哇哇大哭起来。

  正在这时,一阵嘶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方苑清,方苑清!”我忙擦干眼泪一看,啊!原来是传达室的老爷爷。他手中拎着的书包正是我遗忘的。我喜出望外地一把将它紧紧地抱在怀中。老爷爷摸着我的小脑袋,说:“小马虎,若不是好心的司机,你可要饿肚子啦!”

  年的教学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就是那堂课,至今回想起来,一切依然是那样清晰……

  那节课,我正准备讲评单元试卷上的作文,这次记事作文,多数同学写得不错,可我总觉得他们写出来的缺乏一种内在的情感,比较满意的只有梅芳同学写的那一篇。她作文的题材源于“三·八”妇女节,那一天,在我的提议下,我班的女同学纷纷拿出自己的零花钱,买了水果,还特意做了一束鲜花,把爱心送给梅芳的妈妈,和这位患病多年的好妈妈共度一个快乐的节日。这一天对她们母女俩来说是那样意外、难忘。第二天,母亲还舍不得把“3月8日”的日历撕去,她十分珍惜这份不同寻常的关爱。

  文章娓娓而来,句句话语都是那么感人。我决定把它当作本次的范文,引导孩子们写作时往真实方面写,课上,我对他们说:“老师对大家的作文,感觉还满意,其中一篇老师特喜欢,因为小作者取材于生活实际,写得十分真实,咱们就一起来欣赏欣赏,怎么样?”孩子们都乐了,于是我深情地念起了“3月8日,对我来说太意外了,我始终忘不了那一天。”一听到这句,好多同学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梅芳,显然他们已意识到了一些,不过仍继续认真地倾听,教室里显得十分安静,我也念得更来劲,当我念完后,正想夸夸梅芳时,无意间发现她正用小手擦拭泪珠,她感动得落泪了,那一瞬间,我的眼睛也湿润了,同情与怜悯油然而升,眼前似乎又浮现起上次家访的那一幕——一位瘦弱的母亲,脸色苍白,坐在轮椅上,正吃力地扫着地板。再想想,这么多年这位乖巧的孩子享受不到和其他伙伴一样快乐的童年,我们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喉咙似乎被卡住似的,呆呆地站定在讲台上。同学们见了都傻了,知情的同学也流泪了,教室里静得出奇,只听见她哽咽的声音。沉住了一会儿,我走到她身边,帮她擦去腮边的泪水,安慰她说:“孩子,别难过,你看这么多年,妈妈都坚强地挺过来了,没事的,再说还有老师和同学在关心、支持你,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同学们也纷纷表示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更加关爱她的。望着一双双热情、纯真的眼睛,我欣慰地说:“是的,老师相信只要我们携起手来,多给梅芳一点爱,她一定更深刻的感受到集体的温暖。”大伙听了,都点点头会心地笑了……

  这堂课结束了,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是啊,作为教师,除了教给孩子知识外,更应该懂得在孩子心间,撤播爱的种子,让他们懂得同情他人的苦处,理解别人的难处,并学会给别人一点关爱。从而在学生之间架起爱的彩桥,让他们永远在爱的蓝天下畅快呼吸、快乐翱翔吧!

  青青回过头去,夕阳的光正迎面照来,金色的,暖暖的。夕阳的影子里站着一个个子高高的人,挥着手。

  也许是个女孩子吧,青青5岁时就得了白内障,她看不清楚。夕阳的光把那个模糊的人影也染上了金色。

  青青冲她微微一笑,算是欢迎。自从眼睛害了病以后,她就不爱说话了,有什么好说的呢?自己这个样子。

  两个人一起走到楼上,这座楼里住了不少从外地来美术学院学习的学生,青青和咏忆也是美院的学员。

  青青的眼睛很大很大,却没有神,看上去好忧郁,青青本来就很忧郁的,但一想到美院还允许自己这种人在这里学习,青青也觉得很满足了。

  青青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从这座楼到美院只有一条小道,坑坑洼洼的很不平,一到下雪天,青青眼睛不管用,常常是走着走着就摔了个跟头,衣服也弄得湿漉漉的。汤灿被谁睡过即使这样,青青也坚决不让别人来扶她,她觉得那样更丢人她不想接受别人的怜悯。

  青青今天特别兴奋:“有你这个朋友,我真是太快乐了。咏忆,我看不见周围有多美,可我感觉到春天来了。”

  “我听见小草钻出了地面,我听见河水化开了冰雪,我还听见小虫子在身边嗡嗡地叫呢。”

  “用心去画呀。其实我也看不清自己画的怎样,可我还是喜欢画,我的感觉告诉我,我画得很棒。”

  咏忆不再说话,她突然有了一种悲哀,青青本该和她们一样有明亮的眼睛,本该和她们一样欣赏大自然的美景,本该是个多么多么优秀的女孩……

  写生回来后,美院举办了一次展览,又评出了一些优秀作品,青青的画竟然获了一等奖。

  青青实在无法相信,奇怪呀,咏忆的画一直是全校画得最好的,怎么会落选?难道是没参加?

  她去问咏忆,咏忆一笑,说:“怎么没参加?我们一起画的,我也交上去了嘛。你画的确实比我好,要相信自己才对呀。”

  咏忆看见青青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她也笑了——为了鼓舞青青的信心,她主动找到评委,放弃了一等奖。

  咏忆是在夕阳里与青青分手的,金色的阳光暖暖地照在两个女孩身上,青青无语。

  “会的!一定会的!”咏忆拍了拍青青的肩膀,向夕阳里走去。青青的眼里只留下了一个背景,一个金色的,阳光一样的背影。青青伸出手去,想抓住它,但手里只有暖暖的阳光。青青听到自己空荡荡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叹息。 青青摇摇头,她穿好衣服,独自走出门去。一路上小心翼翼地挪到了美院,竟然一个跟头也没摔青青好高兴,她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吃完晚饭,青青在桌边坐了下来,感觉有人拍了她一下,她回过头去,“咏忆,是你吗?”

  “我好像很容易就能认出你来呢,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是在阳光中向我走来的。”

  “是吗?那我们很有缘分呀。交个朋友吧!”咏忆握住青青的手,“以后,有什么心事就和我说好吗?”

  青青早就想找个人来说悄悄话了,她告诉咏忆:“每次下雪我都会摔跟头,今天一个也没摔,真奇怪。”

  咏忆笑了:“不奇怪。这说明你的眼睛有好转了,你还能认出我呢。我妈妈是医生,她说过像你这样的病会慢慢好转的。”

  尽管青青一开始并不十分相信自己的病能好转,但整个冬天下了好几场雪,青青真的一个跟头也没摔。

  北方的春天姗姗地来了,树开始发芽了。美院组织学生到野外去写生,包了几辆中巴。

  中巴包的少,学生又多,车上很挤,苏咏忆和梁天新先上的车,也只有一个座位。梁天新正要去招呼青青来坐,被咏忆一把拉住:“天新,别对青青说,我们站着,而让她坐着。”

  青青随梁天新来到咏忆那里,坐了下来,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咏忆,不是有好几个座位吗?你怎么不坐?”

  车上的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很瞧不起青青的样子。咏忆有点不高兴,她招呼道:“天新,你不是带小提琴来了吗?让青青给我们拉一段吧。”

  青青微微笑着,接过琴来,轻轻地拉起了《梁祝》,琴声悠扬,像长了翅膀。车上的人都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盲女孩拉得这样一手好琴,禁不住鼓起掌来。

  青青觉得自己真像是做梦,青青以前做过好多次这样的梦,梦见人们给自己鼓掌,然而这一次是真的。

  又到了冬天,又下起了雪,青青再也不怕下雪了,她轻轻快快地又走上了那条小路。

  然而没走几步,青青突然重重地摔倒了。她呆呆地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她感觉不到身上有没有痛,也感觉不到雪冷不冷,她只觉得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后面的梁天新追上来,扶起了青青,青青不停地问,像问梁天新,也像问自己:“我怎么又跌倒了?怎么又跌倒了?”

  梁天新忍不住了:“青青,咏忆一直让我不要告诉你。去年整整一冬天,为了不让你摔倒,不管雪有多大,风有多猛,咏忆总在你去美院之前,把这条路扫得干干净净,一次也没间断过……”

  在学校,我是个普通平凡的学生,可是在家里,我却改头换面,摇身一变成了大名鼎鼎的小老师。

  今天是星期天,小小课堂又开办了。这节课讲的是奥数题。我的两位独门弟子——爸爸和妈妈,早已拿着作业本,搬着板凳,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子旁边。我呢?则夹着书本和教案(习题答案),晃晃悠悠地进了教室——阳台。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喊道,“上课!起立!”。“老师好!”两位学生齐声回答。本老师的教学风格是“废话少说,快速讲课”,所以,我直接在黑板——门上飞快地抄着习题。刚开始教室里鸦雀无声,可是不一会儿,我的两位弟子和天下所有学生一样,开始交头接耳、小声嘀咕了。和天下所有老师一样,我生气了,丢下粉笔,阻止说话。课堂又恢复了平静。终于抄好习题了,两位学生开始埋头做题。还不错,不到五分钟作业便交上来了,我当堂批改。爸爸作业工整,全部正确,我握着红笔在爸爸的本上满心欢喜地打了个“优”。“耶!”爸爸高兴地尖叫起来。妈妈紧张地站在旁边,我在妈妈的本上毫不留情地画了个“良”。“我怎么错了?!”妈妈还想为自己争辩。我便仔细地给她分析讲解这道题。妈妈终于明白了。接着是一道简单的计算题,可结果是:妈妈呆愣着不会算,爸爸因为运算过程错了,而只得了个“良”。我气得真是捶胸顿足,可生气也不是办法呀。我只好把题讲了一遍,让他们比较“一般算法”和“简便算法”哪个省事。两人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题是让运用简便算法的。

  展开全部自己去看作文书,然后再自己构思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2009-07-19展开全部你查网上哦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2009-07-19展开全部自己去看作文书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