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相遇,作文

  

  人生若只如初见,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一笑.只留下初见时的惊艳、倾情。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

  时光匆匆,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也许曾经一见倾心,但是再见之时,也许会是伤心之时。若是如此,不如初见时的那份感觉……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初见,惊艳。蓦然回首,曾经沧海。只怕早已换了人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纳兰长于情深于情,他的词清新婉约,可以直抒胸臆,给人很深的人生感悟。

  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每一个人当最初和你相遇,那种美好的感觉一直就象春天初放的花,那种温馨、那种自然、那种真诚、那种回忆,因此就一直弥漫在了你的生命中。为什么在人的交往中会有误会、费解、猜测和非议呢?只有淡淡的如水的情怀不就足够了吗?就象从未谋面的网友,每次在网上遇到时候互相打个招呼,心中存有彼此的牵挂,不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吗?

  再读席幕容的《初相遇》,她说: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由此看来,每个人都有着一种初遇情结,真的就象一杯清水一样清纯透明。而诗人给它以诗意的注释,让人感觉到初相遇的美丽、温馨和浪漫。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情景,初见后的分手,有如曾经挥手的云彩,也似轻轻告别的康桥……

  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曾经,初相遇是怎样的一种情怀?人生若只如初见,岂不是人生最好的写照吗?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的,有人说的对,得到了往往就不会去珍惜。得不到才是一种境界。或者只如初见,那种淡淡的情怀倒是让人释怀、让人坦然、让人心安。一句心灵的问候,足以让你一生难忘,我想人生这个东西,淡然一点往往会是清风明月,太过执着,则就是迷惘了,因此我情愿对于友情、恩怨、功过、得失、钱财……都看的再淡一点,情愿那初见的情节永远留在自己的梦里。

  林清玄的《法圆师妹》,他说:“每个人的命运其实和荔枝花一样,有些人天生就没有花瓣的,只是默默的开花,默默的结果,在季节的推移中,一株荔枝没有选择的结出它的果实,而一个人也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道路吧!”

  “有的心情你不会明白的,有时候过了五分钟,心情就完全不同了,生命的很多事,你错过一小时,很可能就错过一生了。那时候我只是做了,并不确知些道理,经过这些年,我才明白了,就象今天一样,你住在这个旅馆,正好是我服务的地方,如果你不叫咖啡,或者领班不叫我送,或者我转身时你没有叫我,我们都不能重逢,人生就是这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优伤的美丽只能定格在回忆中。也许哪天转身而去,留下一个美丽的远去背影。完美的弧线,会诉说着对昨日的依恋。也许,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有过误会,有过得失,你就会想起初见时的美丽。或者,那天在某个特定的地方,故地重游,突然发现多年未见的你,一下子就回到了初见的情景,初相遇,那是怎样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感情呢?!

  今夜春风微送,把我的心扉吹动,多少尘封的往事都清晰地留在我心中,流淌在我的梦里。

  我记得了这样一句话: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无情未必就是决绝,我只要你记着:初见时彼此的微笑……

  2、世间最大的因果莫非聚散,有洛阳花好,必有来朝走马,倏忽转换的太快。黄永玉大叫“我怎么都七十啦!”,也不知流光无情还是人无情,一番尘世修行却换来一副铁石心肠的皮囊,实在心有不甘。“活”字在花开花落之间怎么写,先交给前世出家的寺庙,还是留给来世还俗的和尚,到底是舍近求远皆迷踪不定,不如今生,在夕颜与木槿搭造的白露之桥上,痛快地赤足而行。

  当初黄永玉摘了弘一法师禅房前的玉兰花,便有了那短命的相遇之缘。一个垂死一个年少,谈不上什么知音,然所谓造化,一物必降一物,黄永玉侠气重,又明辨善恶,本无佛子品格,弘一遂留给了他“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世上人脱离苦”的条幅,真真用心良苦。二十世纪虽然轰轰烈烈可实在算不上美妙,那些夹缝中寻得了美艺真精神的人逝去的步子越来越快,好象玉兰花经历了一夜淫雨,多少年华发换来了光秃秃的头陀。然花木虫草之间还有缘分,何况是人?梅子天气,落花时节,人生苦短里头居然会有一个苏曼殊遇上一个刘季平,踏落花为泥之情彼此心照不宣。

  倘使人间再无刘三,再无撇开身缠法缠的多情种,那喝醉之后,所写之诗成不了可换名剑的杏花,所泼之墨成不了啖食得仙的桃花,野生的让人寂寞。寺中无花,八大山人才会从庙里走出来,人间无花,八大山人才会装聋作哑。一件袈裟与一件轻裘本无分别,在可看人眼里无论钵碗都生荷花,而碗底的鱼目神气绝非俗论云云的愤世嫉俗,而是那不消解语的孤芳自赏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人生若只如初见,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一笑.只留下初见时的惊艳、倾情。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

  时光匆匆,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也许曾经一见倾心,但是再见之时,也许会是伤心之时。若是如此,不如初见时的那份感觉……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初见,惊艳。蓦然回首,曾经沧海。只怕早已换了人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纳兰长于情深于情,他的词清新婉约,可以直抒胸臆,给人很深的人生感悟。

  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每一个人当最初和你相遇,那种美好的感觉一直就象春天初放的花,那种温馨、那种自然、那种真诚、那种回忆,因此就一直弥漫在了你的生命中。为什么在人的交往中会有误会、费解、猜测和非议呢?只有淡淡的如水的情怀不就足够了吗?就象从未谋面的网友,每次在网上遇到时候互相打个招呼,心中存有彼此的牵挂,不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吗?

  再读席幕容的《初相遇》,她说: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由此看来,每个人都有着一种初遇情结,真的就象一杯清水一样清纯透明。而诗人给它以诗意的注释,让人感觉到初相遇的美丽、温馨和浪漫。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情景,初见后的分手,有如曾经挥手的云彩,也似轻轻告别的康桥……

  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曾经,初相遇是怎样的一种情怀?人生若只如初见,岂不是人生最好的写照吗?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的,有人说的对,得到了往往就不会去珍惜。得不到才是一种境界。或者只如初见,那种淡淡的情怀倒是让人释怀、让人坦然、让人心安。一句心灵的问候,足以让你一生难忘,我想人生这个东西,淡然一点往往会是清风明月,太过执着,则就是迷惘了,因此我情愿对于友情、恩怨、功过、得失、钱财……都看的再淡一点,情愿那初见的情节永远留在自己的梦里。

  林清玄的《法圆师妹》,他说:“每个人的命运其实和荔枝花一样,有些人天生就没有花瓣的,只是默默的开花,默默的结果,在季节的推移中,一株荔枝没有选择的结出它的果实,而一个人也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道路吧!”

  “有的心情你不会明白的,有时候过了五分钟,心情就完全不同了,生命的很多事,你错过一小时,很可能就错过一生了。那时候我只是做了,并不确知些道理,经过这些年,我才明白了,就象今天一样,你住在这个旅馆,正好是我服务的地方,如果你不叫咖啡,或者领班不叫我送,或者我转身时你没有叫我,我们都不能重逢,人生就是这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优伤的美丽只能定格在回忆中。也许哪天转身而去,留下一个美丽的远去背影。完美的弧线,会诉说着对昨日的依恋。也许,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有过误会,有过得失,你就会想起初见时的美丽。或者,那天在某个特定的地方,故地重游,突然发现多年未见的你,一下子就回到了初见的情景,初相遇,那是怎样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感情呢?!

  今夜春风微送,把我的心扉吹动,多少尘封的往事都清晰地留在我心中,流淌在我的梦里。

  我记得了这样一句话: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无情未必就是决绝,我只要你记着:初见时彼此的微笑……

  2、世间最大的因果莫非聚散,有洛阳花好,必有来朝走马,倏忽转换的太快。黄永玉大叫“我怎么都七十啦!”,也不知流光无情还是人无情,一番尘世修行却换来一副铁石心肠的皮囊,实在心有不甘。“活”字在花开花落之间怎么写,先交给前世出家的寺庙,还是留给来世还俗的和尚,到底是舍近求远皆迷踪不定,不如今生,在夕颜与木槿搭造的白露之桥上,痛快地赤足而行。

  当初黄永玉摘了弘一法师禅房前的玉兰花,便有了那短命的相遇之缘。一个垂死一个年少,谈不上什么知音,然所谓造化,一物必降一物,黄永玉侠气重,又明辨善恶,本无佛子品格,弘一遂留给了他“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世上人脱离苦”的条幅,真真用心良苦。二十世纪虽然轰轰烈烈可实在算不上美妙,那些夹缝中寻得了美艺真精神的人逝去的步子越来越快,好象玉兰花经历了一夜淫雨,多少年华发换来了光秃秃的头陀。然花木虫草之间还有缘分,何况是人?梅子天气,落花时节,人生苦短里头居然会有一个苏曼殊遇上一个刘季平,踏落花为泥之情彼此心照不宣。

  倘使人间再无刘三,再无撇开身缠法缠的多情种,那喝醉之后,所写之诗成不了可换名剑的杏花,所泼之墨成不了啖食得仙的桃花,野生的让人寂寞。寺中无花,八大山人才会从庙里走出来,人间无花,八大山人才会装聋作哑。一件袈裟与一件轻裘本无分别,在可看人眼里无论钵碗都生荷花,而碗底的鱼目神气绝非俗论云云的愤世嫉俗,而是那不消解语的孤芳自赏。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人生若只如初见,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一笑.只留下初见时的惊艳、倾情。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

  时光匆匆,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也许曾经一见倾心,但是再见之时,也许会是伤心之时。若是如此,不如初见时的那份感觉……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初见,惊艳。蓦然回首,曾经沧海。只怕早已换了人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纳兰长于情深于情,他的词清新婉约,可以直抒胸臆,给人很深的人生感悟。

  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每一个人当最初和你相遇,那种美好的感觉一直就象春天初放的花,那种温馨、那种自然、那种真诚、那种回忆,因此就一直弥漫在了你的生命中。为什么在人的交往中会有误会、费解、猜测和非议呢?只有淡淡的如水的情怀不就足够了吗?就象从未谋面的网友,每次在网上遇到时候互相打个招呼,心中存有彼此的牵挂,不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吗?

  再读席幕容的《初相遇》,她说: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由此看来,每个人都有着一种初遇情结,真的就象一杯清水一样清纯透明。而诗人给它以诗意的注释,让人感觉到初相遇的美丽、温馨和浪漫。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情景,初见后的分手,有如曾经挥手的云彩,也似轻轻告别的康桥……

  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曾经,初相遇是怎样的一种情怀?人生若只如初见,岂不是人生最好的写照吗?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的,有人说的对,得到了往往就不会去珍惜。得不到才是一种境界。或者只如初见,那种淡淡的情怀倒是让人释怀、让人坦然、让人心安。一句心灵的问候,足以让你一生难忘,我想人生这个东西,淡然一点往往会是清风明月,太过执着,则就是迷惘了,因此我情愿对于友情、恩怨、功过、得失、钱财……都看的再淡一点,情愿那初见的情节永远留在自己的梦里。

  林清玄的《法圆师妹》,他说:“每个人的命运其实和荔枝花一样,有些人天生就没有花瓣的,只是默默的开花,默默的结果,在季节的推移中,一株荔枝没有选择的结出它的果实,而一个人也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道路吧!”

  “有的心情你不会明白的,有时候过了五分钟,心情就完全不同了,生命的很多事,你错过一小时,很可能就错过一生了。那时候我只是做了,并不确知些道理,经过这些年,我才明白了,就象今天一样,你住在这个旅馆,正好是我服务的地方,如果你不叫咖啡,或者领班不叫我送,或者我转身时你没有叫我,我们都不能重逢,人生就是这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优伤的美丽只能定格在回忆中。也许哪天转身而去,留下一个美丽的远去背影。完美的弧线,会诉说着对昨日的依恋。也许,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有过误会,有过得失,你就会想起初见时的美丽。或者,那天在某个特定的地方,故地重游,突然发现多年未见的你,一下子就回到了初见的情景,初相遇,那是怎样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感情呢?!

  今夜春风微送,把我的心扉吹动,多少尘封的往事都清晰地留在我心中,流淌在我的梦里。

  我记得了这样一句话: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无情未必就是决绝,我只要你记着:初见时彼此的微笑……

  2、世间最大的因果莫非聚散,有洛阳花好,必有来朝走马,倏忽转换的太快。黄永玉大叫“我怎么都七十啦!”,也不知流光无情还是人无情,一番尘世修行却换来一副铁石心肠的皮囊,实在心有不甘。“活”字在花开花落之间怎么写,先交给前世出家的寺庙,还是留给来世还俗的和尚,到底是舍近求远皆迷踪不定,不如今生,在夕颜与木槿搭造的白露之桥上,痛快地赤足而行。

  当初黄永玉摘了弘一法师禅房前的玉兰花,便有了那短命的相遇之缘。一个垂死一个年少,谈不上什么知音,然所谓造化,一物必降一物,黄永玉侠气重,又明辨善恶,本无佛子品格,弘一遂留给了他“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世上人脱离苦”的条幅,真真用心良苦。二十世纪虽然轰轰烈烈可实在算不上美妙,那些夹缝中寻得了美艺真精神的人逝去的步子越来越快,好象玉兰花经历了一夜淫雨,多少年华发换来了光秃秃的头陀。然花木虫草之间还有缘分,何况是人?梅子天气,落花时节,人生苦短里头居然会有一个苏曼殊遇上一个刘季平,踏落花为泥之情彼此心照不宣。

  倘使人间再无刘三,再无撇开身缠法缠的多情种,那喝醉之后,所写之诗成不了可换名剑的杏花,所泼之墨成不了啖食得仙的桃花,野生的让人寂寞。寺中无花,八大山人才会从庙里走出来,人间无花,八大山人才会装聋作哑。一件袈裟与一件轻裘本无分别,在可看人眼里无论钵碗都生荷花,而碗底的鱼目神气绝非俗论云云的愤世嫉俗,而是那不消解语的孤芳自赏。